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zhzklwb6898的博客

悠悠大荒情,难忘黑土地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下乡到黑龙江兵团十九团一营八连,70年到三师钢铁厂加工连,85年到迎春机械厂工作。92年回北京,2005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2011年9月11日  

2011-09-10 16:27:5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师钢铁厂-建厂初期的重大爆炸事故  赵树营

  在黑龙江省宝清县东部,完达山主脉西侧跃进山的西北部,六号矿的西南山坡上,在该地通往山后的一条山路边有一片墓地,人称“五人坟”。该墓地埋葬着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三师钢铁厂从1970年建厂到1982年下马期间,该厂在伐木、矿山开采、采沙、采石等工程施工各种事故中因公牺牲、死亡的战友10余名。五人坟的由来,起因于该厂的第一起重大爆炸伤亡事故,在这里埋葬了五位战友后而得名。19705月兵团党委筹建钢铁厂,随后三师从各团抽调了大批人员开赴跃进山,十九团党委(现597农场)根据上级要求,先后从各单位抽调了十多名管理干部、技术人员和80多名知青参加了钢厂大会战,随着建厂工作面的不断扩大,团里又增派了两个整建制的单位值班三连和值班四连参加建厂初期的开发建设。值班三连住在山坡下(即后来勘探队盖永久住房的地方),事故发生在1970126日,一排排长于培坚根据平时的工作任务,对本排各班的日常工作任务进行了布置,并对负责打沙子的一班提出了注意事项和安全要求。不久韦占国所在班的几个人拿着工具、推着小推车走出连队,向五里外的沙场走去。由于天寒地冻,整个跃进山白雪皑皑,沙场最上面一层的沙子都冻上了,用铁锹挖不动,必需要用钢钎打上几排深50公分的炮眼,然后装填上炸药,按上雷管、插上导火索,进行爆破才能把沙子弄松。每爆破一次的沙子能装五、六车,一上午要放两次炮。中午下班以后,他们就近在砖瓦连吃饭。在这休息一个多小时之后,下午1:00就上班了。像平时一样,他们从仓库领了两箱炸药,一盒雷管和一捆导火索。雷管由一个人拿着,他们把炸药和导火索装上了小推车,从砖瓦连到沙场有一段距离,大家说说笑笑的走在上工的路上,哥们几个争着推车,走一段就换一个人推,几个战友表现的非常团结。大约1:45左右,他们几个来到了沙场。在这他们边休息、边研究下午怎样干活,如何打炮眼,放炮炸沙子,说话间有一战友便从兜里掏出香烟来,在场的每人给了一支,一个手拿雷管的战友不经意间接过一支,随手把雷管放在了小车内炸药箱上也抽起了烟。班长韦占国和李义民是哈尔滨青年、馮虎根是杭州青年、浙江青年小赵是来自东海之滨的舟山,其父在远洋公司工作。 砖瓦连的王排长年龄才刚20出头,来自852农场,他是协助三连来这里打沙子的。因为山里到处都是雪,大家没地方坐,就围在小车旁边,有的索性坐在小车推手和依靠在车上。他们嘴里叼着香烟,天南海北的聊着各自的经历,尽管天气寒冷,但聊的却津津乐道,正说话间不知是那位战友的烟头碰上了雷管,还是什么东西撞击到了雷管(每个雷管威力是80公斤,50个雷管引爆100公斤炸药。),由于他们几个离小车太近,只听轰的一声爆炸,巨大的响声震动了整个山谷,强大的冲击波把这五个人抛到了九霄云外。钢铁厂刚开发初期,这里到处都被茂密的植被所覆盖,由于前几天下了一场大雪,整个跃进山被茫茫白雪所覆盖。上百公斤炸药的威力把几个战友的身体抛向空中,(强大的后座力把地炸了一个大坑,)均匀的撒播在近一平方公里的原野里、森林的树木上,肉飘落在树枝上、雪地间、公路旁一片鲜红,其惨状目不忍睹。几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蒸发了,离开了这个美好的世界。这是一起在兵团期间发生的极其悲惨的重大爆炸伤亡事故,该事故震惊了整个黑龙江兵团。

  那时兵团交通比较落后,钢铁厂每天往山外(20)只发一班车,早上7;00发车,下午1:3020团返回钢铁厂,开客车的司机姓王,名元昌。因他个子魁梧高大,人称大老王。这一天老王驾驶着公共汽车于下午按时从20团团部南横林子出发,一路经过三不管检查站、南林、跃进等地,大约215左右当他快速行驶到采沙场附近时,他和车上的乘客都惊奇的发现前面不远的公路上和路旁的大树上聚集着无数只乌鸦,乌鸦好象在叼食着什么东西?哇!哇!边吃边叫。大老王停车后下去一看,他被眼前惨烈的场面惊呆了!啊呀!这些乌鸦竟在叼食人肉……。被炸药撕裂的人体碎片有的被抛撒在公路上,有的挂在树枝上,鲜血映红了沙场附近一大片雪地。大老王下意识的感觉到,沙场出大事了,他赶紧上了车,小心翼翼的开着车绕过那片血迹,快速向厂部开去,向钢铁厂领导报告这一悲惨的重大事故。

  钢铁厂主管安全的领导听到老王的报告后,就立即打电话给值班四连的连领导(指导员石聚发、连长张才,李世文后任连长、勘探队长),命令他们组织人到事故现场给死者收尸。据四连的同志回忆,连里把任务交给一排,排长万增喜带着几位战士来到现场,大家目睹了爆炸现场,小车被炸碎了,人根本找不到尸首,就是整个沙场也找不到一块整肉,收集遗体谈何容易,到处都是人体的碎片,再说五个人混在一起,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万排长只好组织大家先把散落的碎肉统一收集起来,待把所有能拣到的遗体(碎肉)都拣完收拾到一起之后,他们把炸碎收敛回来的遗体均匀的分成五堆,再用白布包裹好,送到厂部。那时厂里让工程连做了五口棺材,每口棺材里放一包遗体。最近四连战友王健康在他的一篇博文中回忆说,三连被炸战友的遗体残躯都是由四连派人检拾、装袋、入棺、挖坑、埋葬的。他们参与了整个办理丧事的全过程。这几位年轻的生命定格在18-9岁的花季年龄。几天后,待五位战友的家长从各地来到钢铁厂后,厂领导在中心广场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沉痛悼念这些为钢铁厂的开发建设而不幸牺牲的战友。追悼大会开完之后,汽车将五口棺材运到2号矿附近的山坡上埋葬,自那以后钢铁厂有了“五人坟”这个地名。

  当时这起重大的炸药爆炸伤亡事故震惊了三师各团,震惊了整个黑龙江兵团,那时由于单纯的讲政治,忽视安全生产,由于领导对战士安全教育不够,雷管是不能和炸药放在一起的。以致酿成这起不该发生的极其悲惨的重大人身伤亡事故,使几个即将步入20岁的青年一起去了天国。使五个家庭失去了亲人,给他们的父母带来了极大的痛苦

和伤害。

  在工厂经营的十多年间,钢铁厂后来又连续发生了多起人身伤亡事故。采矿连张恩库(18团一营人)几个人在开矿时先后被炸死,工程连在71年和80年两年度伐木时李金才(19团人,其幼子李江1978年到水库洗澡时被淹死)、天津青年小王因伐树摘吊死鬼被砸死、北京知青大龙被砸成重伤。19746月中旬加工连(19团)北京知青邢来顺,到东方红去不幸失踪,至今仍是一个谜。(19团)上海青年胡维音一家三口被煤气熏死。本地青年小林拉爬犁下山被木头撞死。因暑假到水库洗澡,连续几年李江、陶 黄××等3名少年先后死在水库里。1982年一刘姓学生在852农场追车而死于车轮下。选矿厂女工张玉芳被破碎机弹出来的螺丝崩死。因上山打猎、拣山货石德春、冯家午被黑熊先后拍死、拍伤。在钢铁厂工作的那一时期,由于领导安全教育搞的不好,几乎每年都发生一、二起事故,由于不注意安全,无情的灾害事故夺去了一些年轻人的生命。意外伤害事故多,猛于虎耶。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