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zhzklwb6898的博客

悠悠大荒情,难忘黑土地

 
 
 

日志

 
 
关于我

1969年下乡到黑龙江兵团十九团一营八连,70年到三师钢铁厂加工连,85年到迎春机械厂工作。92年回北京,2005年退休。

网易考拉推荐

一起刻骨铭心的工伤事故 赵树营  

2011-09-10 16:38:2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6828早晨,一阵紧张而忙碌的嘈杂声把我从昏迷中惊醒,一股刺鼻的来苏水水味和剧痛使我吃力的睁开眼睛一看,我的右手扎着针正打吊瓶。朦胧中,只见父亲、母亲、爱人、三姐、选矿厂厂长张士林、邻居张惠梅大姐、胡尚昆等几位朝夕相处的知青战友都来到我的病榻前。他们为什么来这儿,我好好的怎么住院了,我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仔细的打量一下我自己,我的右眼眶摔破了包扎着一块纱布,手和脚都摔的青一块紫一块,我怎么回忆,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待我头脑清醒之后,我才知道,昨天晚上十点钟,我和胡尚昆等同志上夜班(晚22:00-600),那年我任选矿排排长(车间主任),按照要求我提前一刻钟到岗,上班以后,我对选矿厂各道工序、各个岗位进行检查,看看各岗位的人员出勤情况,对整个系统的情况以便做到心中有数,一旦有什么情况好及时调整和处理。

  选矿厂建于19759月,它是以加工连的人员为基础组建的一个新单位,同时还分别建立了烧结厂和料场。这几个单位都隶属于冶炼科,老邢任科长 副科长孙吉祥、韩喜,加工连解体后,吴春玖升任冶炼科副科长(钢厂下马后,调电厂任副厂长)。在选矿厂尚未成立前,加工连的领导对即将成立选矿厂的各岗位技术骨干进行了培训。19753月时任加工连副连长郝景民和一排排长赵树营带队去山东省烟台市祥山铁矿学习选矿技术,在那学习了一段时间后于59日返回三师钢铁厂。

  三师钢铁厂选矿厂整个选矿工艺流程是这样的,选矿厂共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选矿车间,一个是球磨车间,这两个车间就属破碎车间工作任务重、且比较危险。它是钢铁厂以山就势建立的一个厂,上高下低,破碎车间在整个厂区的最上部,它分为两摊,最上面是堆放铁矿石的大料场,在料场的最南端建有一大房子,在室内有一大漏斗,当破碎车间开工时,汽车拉的铁矿石可直接缷到料斗里,料斗是个正方形,直径四米,上宽下窄近似一个油漏子的形状,底口直通破碎机的上端。在破碎车间有两台大型破碎机,第一道是鄂式破碎机,第二道是圆锥式破碎机。圆锥式破碎机的下方支有一条长30米的皮带输送机,经过第二道加工的矿石可直接输送到球磨机最上方的大漏斗里。如果破碎车间不开工,山上拉下来的矿石可随时卸在选矿厂最上面的料场上。当时各班负责操作破碎机的有侯加勤、胡尚昆、刘化雨、秦明文等同志。负责监管皮带输送机的有马金华、葛荣焕、马凤花等人。

  球磨车间是对铁矿石进行粉碎、球磨的一个车间,该车间是一个长30米、宽25米、高20米的一个大车间,车间里有两台大型的球磨机,球磨机里装了有五吨重的钢球,它是用来研磨、撞击矿石,把铁矿石研磨成粉末,最后从球磨机里流出。从这里流淌出的矿粉经过第二道工序磁选机的磁选,比重大、含有精矿粉的留下了,顺着管道流向精矿池,矿渣通过管道流下山坡。车间上方东西方向按装了一个大的轨道式吊车,在两台球磨机的尾端各有一条皮带输送机,在皮带机的上方有一大料斗,经过圆锥破碎机二次加工的碎矿石通过皮带机从破碎车间传送到球磨机大料仓里,以供球磨机使用。

  82722:00上夜班之后,我在球磨车间巡视一遍以后,邢自山和张玉茹当班,磁选机有董淑芹在值班,跟班的修理工有徐洪禄,其它一切正常。然后我就顺着山坡往破碎车间走,胡尚昆、王明华在岗位上,一开始破碎机运转正常,23:00左右破碎机空转,上方的电震仪表下料自动控制,干震不下料,这可能是由于前几天下雨,出料口的石块、泥土粘在一块了下不来,胡尚昆、王明华他们两个轮流顺着下料口往上捅,捅一下往下掉一些矿石,捅一下往下掉一些矿石,就这样我们忙乎了一个多小时,漏斗下方的矿石已经没了,用铁钩子往上捅是空的感觉,我们三个轮流又捅了一遍,大家认为漏斗底部的确是空了,两米高的上部被悬空的大矿石叉死了。我们只好通过悬梯爬到紧贴大漏斗的中下部,利用墙上边的一个窟窿对漏斗内的矿石实行爆破,以炸碎悬空的矿石,王明华拿来一管炸药,按上雷管,插上导火索,我爬上悬梯,先用手试探着里面石头的位置,待确定如何放炸药后,再把炸药放到准确的位置。炸药固定好后,我就开始点导火索,道火索不能太长,能着三分钟就行了。几分钟后炸药起爆,只听漏斗下面哗啦啦掉下一大堆矿石,就这样胡尚昆、王明华我们轮流上去放炮,以保证破碎机不空转。这样我们连续作战直到凌晨四点才从小平台上下来,破碎机已能正常供料。此时,我们几个已累的筋疲力尽,我就对他们说:”忙活半天都累了,你们先进屋休息,破碎机我来看着。后来他们就进操作间休息去了。看到机器运转正常,平安无事,我心里也就踏实多了。随后我又转身向选矿厂的最上层-料场走去,小黄和另一同志正指挥翻斗车往大漏斗里卸矿石,矿石顺着料斗下去,大块不多。帮助小黄轮了一会大锤,砸了几块大石之后,看到上面没有什么事,我返回到破碎车间,在破碎机上观看电震下料自动控制情况,由于一晚上的过度劳累,又困又乏,又饥又渴,这时我突然感觉头晕目眩,可能是低血糖所致,大脑一片空白,昏厥过去,一头栽倒在破碎机的下面,什么都不知道了。按照当时摔倒的位置,如果向东倒10公分就会撞到破碎机的大轮子上,轻者不死也得碾断胳膊或腿。如果向西摔倒20公分,就会掉进破碎机里,被搅成肉泥,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大约半个小时后,胡尚昆出来替换我休息,一看我不知去向,再走近破碎机下一看,地上躺着一个人,上前仔细一瞧是我,他立即把我扶起,但我仍处于昏迷状态,不省人事。这时他轻轻的把我放下,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回到操作间迅速将电震和破碎机关了,他和王明华分头去找人、找车。不一会电工陈师傅和司机开着翻斗车来到破碎间,他们几人把我扶上车送到了医院。在医院医护人员对我的身体进行了检查,打吊瓶进行输液,住院观察。整个情况就是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经过几天的治疗,身体各器官一切正常。当时的昏厥,可能是由于过度劳累、缺觉,低血糖所致,好好休息几天就好了。我在医院住了一星期,伤愈后就出院了。  此次工伤虽然尚无大碍,但在我的心灵中却留下难以抹去的阴影,每当想起此事,我非常后怕,稍有不慎,就会掉进破碎机里,每每提到这件事,我都心有余悸,那是令我刻骨铭心的一起工伤事故。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宣布撤销后不久,1977年郝景民调烧结厂任指导员(后期干部有宣铁富、代明英),张士林调矿山服务队当队长,从一、二月份开始马金华、张玉茹、张淑华、侯加勤等加工连的战友、北京知青陆续返城。同年下半年我调学校从事教育工作。

黑龙江兵团三师钢铁厂加工连战友录

19708-19758月)

在黑龙江的老领导有:吴春玖 王书元  李玉海 侯恩富 王凤炳 秦廉清( 张士林)

其他战友有:尤传英 张惠梅 尤传才、王振堂、 邢自明 邢自山 朱彩云 于月英

在哈尔滨的有: 杨传信、宋玉莲 葛若菱 张国文 薛广顺、徐广荣、王明华、刘金生

在上海的有:   张卫贞 郑建国 翁玉林 郭晓宁 陈丽君 黄鹤祥 徐进平 张宝青

在浙江的有:   何贤胃 刘慎威 张纲高 严素芬 张建国 全德鑫 郑显永 黄雪球

在北京的有:   赵树营 张淑焕 郝景民 李鹏岩 王凤茹 倪维新 李艳红 侯加勤 王惠敏 吴云龙 张金凤 徐洪禄 刘化雨 李占英 贾玉川 贺建生 孙行周 可贵明 姚宝华  胡尚昆 王东风 尚志刚 杨树森  张玉茹 马金华 郝桂英 连美荣 葛荣焕 韩凤英(张云霞 黄玉荣 王丽蝶)傅崇喜 刘连荣 李长友 张欣荣 韩凤林 董淑芹 张淑华 丁胜兰 洪玉兰  罗志荣

联系不上的有:赵树森、赵金芝 韩 伟 陈朋年 杨培德  蒋铁良 李东常 刘志友  张铁成 王凤兰 周秀玲 田淑敏 杨宝荣 白秀兰 霍凤霞 兰 静 李淑芬 盖玉梅 秦明文 赵景龙 张申华 火厚义 孙永利 郑一民 何志友 于洪健 吕以福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